污污的软

九暮离大为心动,她如今最需要的就是实力,实力不足,到哪都是被人踩踏的份,靠苦修,她如今也难以确定自己到底什么时候才能与秦政相当。

如今有这么好的机缘放在眼里,她自然会去争取,更何况皇帝还答应,随便她提一个条件。

“好,我答应了。”

想到这些,九暮离很爽快的就应承下来。

见九暮离答应,皇帝也放下了一桩心思,道:“那好,你回去抓紧修炼吧。”

“是。”

必须要修炼,不到星者不能进入,三个月时间,应该足够她突破了,否则她可以去死一死了。污污的软

星神塔,丹药,宝物,药材,这些都是我稀缺的,倒是功法,看看再说,不好就哪来换药材。

她如今已经是凝血境十二层大圆满,一旦突破,就是积累灵力突破境界,还有沟通星魂,另外就是打通玄脉了。

玄脉的突破,方法她想了很多,但需要珍稀的药材也极多,一朵七色炼狱花都差点让她送了命,其他的更别说了,巧妇难为无米之炊。

“关键是可以远离煞神,过自己想过的日子啊。”

九暮离内心暗叹,这个世界她太陌生了,很想出去看看。

微甜爱笑的女孩夏日写真

告辞了皇帝,她径直向着九华殿行去,原本因为百花仙搅和了生死决斗带来的不快,也被星神塔这个好消息给冲散了很多。

皇宫很大,九华殿在最东方,极为僻静之处,此时,在皇宫大殿通往九华殿的路上,一名高贵典雅,步履优雅的刘贵妃,由一群宫女护卫着,正在巧笑嫣嫣的向大殿行去,显然是去找皇帝。

“娘娘,这次生死决斗最后虽然是九暮离胜了,不过最后却惹怒了百花宫宫主,我看她往后在外面,是寸步难行了。”

“是啊,谁也没想到九天雪竟然是百花宫宫主的女儿,如今都被指定为圣女了,真是好命。”

“可惜呀,她的帝骨终究是来的名不正言不顺,往后日子不好过。”

“哼,那算什么,只要实力强,谁敢多说。”

“说的也是。”

一群宫女叽叽咋咋,谈论着今日最火爆的消息,那被簇拥的刘贵妃薄薄的嘴唇抿起,妩媚的一笑,道:“行了,这些事就别胡乱操心,听说那贱人被皇上召见了?”

“是,刚过去没多久,不知所为何事。”

刘贵妃开口,宫女们都面色微紧,严肃起来。

然而刘贵妃正待继续开口,远处一动纤弱的人影姗姗而来,不由面色一竖,目中闪过一道杀意。

“九暮离,没想到正巧被本宫撞见了。”

刘贵妃内心冷笑,她的亲信和侍卫宫门全部被秦政蛮横的处死,这如何能不让生气。

皇帝年纪不小了,如今对秦政极为宠爱,大有将皇位传与秦政的意思,平日里跟她根本不对付,这如何能让她忍受的下。

作为始作俑者,九暮离自然早就被她记恨上了。

“九暮离!”

随着九暮离的现身,刷的一下,刘贵妃手下一众婢女,纷纷动了起来,顺价将九暮离给围了起来。

突然的变故,让九暮离心下一紧,目光锐利的扫过眼前的一群婢女还有拿名妇人。

“竟然是刘贵妃,还真是冤家路窄。”

她没见过刘贵妃,但却从陈总管那里听过,知道自己已经将这女人得罪死了,今日如何还能猜不出对方想做什么。

“九暮离,你好大的胆子,见到本宫,胆敢无礼,还不跪下!”

刘贵妃勃然大怒。

九暮离淡淡地看向她,“让开。”

“不过是个死人罢了,本宫懒得跟你计较。”

刘贵妃很快就按耐住怒火,冷笑道:“今日皇上找你,恐怕是邀请你进入星神塔吧,不过到时候你可得小心一点。”

说罢,刘贵妃就阴测测的一笑,目中泛着幽光。

“你想说什么?”九暮离皱眉,没想到消息传得这么快,看来这星神塔的确是秦国的盛事。

“哼,不知死活。”

其中一名宫女冷哼一声,傲然道:“贱人,你还不知道吧,星羽公主马上就回来了,她可是娘娘的亲女儿,早就是星者了,这次代表皇室进入星神塔。”

“就是,有星羽公主在,到时候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。”

“等着死吧,废物,别以为今日勉强胜了,就可以目中无人,不过是秋后的蚂蚱而已。”

几名宫女七嘴八舌,看着九暮离的目光,就像看个死人似的。

刘贵妃同样冷笑道:“九暮离,好好享受接下来的三个月吧,吃好喝好,免得做个饿死鬼。”

“哦。”九暮离越过气的发胀的刘贵妃,离开了。

一群宫女黑着脸,牙齿咬得咯咯作响,最终没敢出手,就是出手也打不过,最终唯有放弃。

“将那小家伙带过来。”

九暮离刚走出几步,就听见刘贵妃的吩咐声,伴随着细碎的脚步,让她好奇不已,不由回头看去。

这一看,顿时愣住了,她没想到刘贵妃竟然将一个小男孩给拦住了。

“怎么是他,倒霉孩子,乱入也不注意场合。”

九暮离嘴角一抽,这男孩正是她前不久救过的那小子,这次被碰上,估计是路过。

刘贵妃在九暮离手上吃瘪,正好一肚子火,没想到又碰到这个不开眼的东西,不拿来出出气,她都觉得对不起自己。

小男孩很沉默,木着脸,瞥了刘贵妃一眼,如同鄙视蝼蚁似的。

“大胆,娘娘问你话,跪下回话!”

一旁的宫女见小男孩那倔强的样子,抬手就是一巴掌拍了过去。

宫女的手没有落下去,被九暮离一把抓住了,九暮离目光冰冷的扫向出手的宫女,道:“我的人,你也敢打,想死不成!”

话音一落,就猛的一掌拍出。

“砰!”

那宫女瞬间跌出三四米,踉跄倒地。

九暮离这一下出手石破天惊,速度快的让人发指,几乎没给人反应的时间,待其他宫女回过神来时,她已经带着小男孩退开十几米了。

刘贵妃气得浑身颤抖,看着九暮离离去的背影,双手捏的死死的,面色犹豫不定,最终还是没有让人出手。

此时正是关键时期,她原本就猜到皇帝要让九暮离参加星神塔,刚试探之下,果然如此,她也不得不慎重,何况九暮离背后还有秦政,这口气她唯有暂时忍下了。

“走吧,她嚣张不了多久,反正是个死人了。”

没走多远,小男孩就挣开了九暮离的手,依旧一脸的平静和淡漠。